您当前的位置 :通什门户网 > 汽车 > 和星星一起散步

和星星一起散步

时间:2019-03-24 12:16:50 来源:通什门户网 作者:匿名



蓝丝带照顾自闭症儿童

生活不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,但它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。我觉得人们的脆弱性和力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。有时候,我可能会说一句话就会泪流满面,有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。——莫泊桑

在出发前,根据有关在线检索的孤独症儿童的信息,想象一下自闭症儿童的康复中心会是什么样子,混乱,沮丧,或者充满对生活无助的妥协?在这种想象力的影响下,记者在前往济南安南自闭症教育康复中心的路上情绪沉重。幸运的是,在康复中心度过了半个下午之后,记者的悲惨情绪被扫除了,但他却体验到了充分的正能量。

“自闭症康复科”有几个角色

正如莫泊桑在《人生》中众所周知的说法,“人类的脆弱性和力量超出了他们自己的想象”,对于自闭症儿童和家庭来说,他们的脆弱性和力量远远超出了外界。想象力,以及另一个与之密切相关的团体.——自闭症康复科——他们同样坚持和付出,同样感动。

刘梅就是其中之一。确切地说,她不能被称为“自闭症康复老师”,因为该国尚未确定这个称号,而另一个称为儿童和家长的称号可能更适合她的——老师。在安安自闭症教育和康复中心,刘梅几乎承担了医生,教师,亲戚,朋友和许多其他角色的角色。她专门从事专业教育,她不认为她会联系这样一群孩子。一起,从陌生到迷恋,爱上了这个职业。

刘梅用“迷恋”来描述她在混淆这个功能中的作用。在陪同记者访问中心的各个教室和设施的过程中,刘梅知道每个房间,每个标识,每个设备,每个名字,如几个简给记者。

“炒白菜——炒白菜——炒白菜——”轻轻推开教室门口,满心轻松愉快的声音立即包围,刘梅说,这是班里的父母和孩子,一个个小的孩子们依偎在父母的怀抱中,与老师“炒白菜”。如果他们不知道这是在做康复训练,记者会认为他们正在玩游戏而不用担心。——就像幼儿园里的孩子一样。 。“在长期康复课上,很多培训内容需要由家长共同完成,以达到更好的康复效果。”刘梅说。

星星很远,呼吸尽可能近

在刘梅的眼中,自闭症儿童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远离“星星”,但他们是真实的,就像呼吸一样,他们在身边,与她们共度时光,欣赏他们的快乐。经常品尝他们的痛苦,她必须扮演各种各样的角色,陪伴孩子,以及像孩子一样孤独的父母。这种友谊给了很多外人的解释,所以它具有崇高的色彩。但是,刘梅内心清楚,这种崇高只是一个沉重的责任。

康复中心的孩子们来自全国各地,从南到广州到香港,到北方的内蒙古和黑龙江。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为了童年,但绝大多数都是在这里度过童年的学龄前儿童。 “有些孩子看起来特别聪明,数学,唱歌,跳舞,他们与其他孩子没什么不同,但是当你和他说话时,你会发现他们要么用按钮盯着你,要么你无法理解你是什么在说。什么,或者只是问你一个问题,在没有等待你答案的情况下逃跑了。“在各种异常行为中,每个孩子看起来都很相似,但却如此不同。

申美的第一天就是刘梅最令人难忘的事情之一。她刚去康复中心,一个孩子朝她跑去。她高兴地跪在地板上。 “孩子们好!”我没想到“一记耳光,一记耳光。” “当时,我惊呆了。发生了什么事?”刘梅说,孩子的母亲赶紧道歉后说,孩子不知道如何与他人沟通。我还没有开始教孩子们,自闭症儿童给了刘梅一个难忘的教训。

在接下来的七年里,刘梅目睹了许多自闭症儿童的表现,并一直在不知疲倦地纠正这些异常行为。在这些异常行为的另一面,很多孩子都超越了普通人的禀赋,经常让刘梅为此感到自豪。 “有一个小女孩。听了一首歌之后,它可以完全演唱几次。它根本不会出现。有一个孩子。记忆非常好。有时它会是一种知识。他会拿出一本书。一页,告诉你有这本书。“谈到这些孩子的优秀,刘梅非常高兴。“人类的脆弱性和力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。”

刘梅说,有自闭症儿童的家庭非常脆弱。不仅因为经济负担和压力,精神上的无形压力更加令人无法接受,因为目前自闭症只能持续一生。没有治愈方法。大多数自闭症儿童都处于一定年龄,要么被送到智障学校,要么被关在家里。许多父母必须失业,因为他们照顾孩子。

然而,它们有时超出想象。经过长时间的恢复后,自闭症儿童可以在相对稳定的状态下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。可怕的是,随着孩子的成长,疾病也会长大,不同阶段可能会出现不同的问题。 “有些父母辞掉了工作,从远处来到济南,为了给孩子们做最好的康复。”

An An康复中心不是业内最早的康复中心,但它是少数几家最前沿的康复机构之一。每年,两组教师前往香港进行系统培训,学习最前沿的概念。刘梅说,在开始学习之前,她认为自己在实践中掌握了很多知识。随着越来越多的知识从培训中学到,她发现她知道的越来越少。她说,自闭症的康复是一个巨大的项目。在这个巨大的系统中,她曾经像在迷宫中走路一样感到困惑。

“有时候听讲座,我今天学会了其中一种方法,明天就学会了这样的方法。至于这些方法应该如何有机地结合起来,这一直困扰着我。”刘梅坦率地说她现在很困扰。这些问题也困扰着许多其他教师。许多人报告了盲目的爱情。他们工作了很多年,但他们找不到工作的基本要素。他们不得不继续跳跃,最后发现许多组织都像是一个跳跃。个人能力没有提高,所以我必须选择离开。

“从步行到轮班制不是痛苦,而是痛苦。”

在处理自闭症的7年中,刘梅目睹了从未被广泛关注的自闭症的变化,也经历了自闭症儿童教育改革的痛苦。

在安安康复中心开始实施轮班制,孩子喜欢大学生,没有完成一个班级,他们不得不改变教室去另一个班级,后来发现这种方法不适合患有自闭症的孩子,混乱而且与孩子的身心特征相悖。因此,寻求“改革”已成为康复中心非常紧迫的事情。“当时,改革对我们来说不是一种痛苦。这是一种痛苦。”刘梅表示,转换系统对硬件和教师的要求较低。一个教室有一台电脑,另一个有音乐设备,老师只使用它。一个好的类型的课程,改为一个班次系统,意味着每个教室必须配备齐全的设备,教师必须掌握更多的技能,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,成本都会大大提高。

“除了经济的压力之外,还有父母的不信任,这个国家正在这样做。整个国家都是这样做的。你能把它改成其他做法吗?”刘梅说,这种问候不仅在父母的心中,而且在老师的心中也有这样的问号。 “养成习惯很容易,但改变习惯很难。”

事实证明,这些改革终于成功了。

“系统的改进需要十年甚至几十年,孩子们不能等待。”

刘梅告诉记者,目前,自闭症康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康复系统的不完善。从康复到职业培训的聋哑人和残疾人体系相对完善,自闭症康复治疗刚刚起步。

“现状仍远离我们预期的目标,但我们不能等待系统的完善。当系统完善时,需要十年甚至几十年,孩子们不能等待。”刘梅说。

刘梅认为,制度的完善需要政府支持私人康复机构,更重要的是培养康复人才。 “现在政府部门要求所有地方建立自闭症康复中心,但没有人才。支持,这是一个非常无能为力的事情。”

刘梅说,虽然有很多地方都是焦虑和担忧,但也不禁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和有爱心的人主动找到他们,希望能帮到孩子们。有一次,一名男子在雨中从济南东郊来到这里,向孩子们送了5000元钱,交给了一个贫困的父母。

“有这么多有爱心的人,我们有什么理由要乐观?”刘梅乐观地说。 (文/姜瑞丽)


  
通什门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通什门户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视频,版权均属通什门户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

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通什门户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